找回密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关注我们 : 加微博
加微信

打开微信扫一扫

关于图腾舞蹈的文化特征与时代演变

2018-2-12 18:00|发布者: 思琪儿|查看: 217|来源:

摘要: 图腾一词,源于北美印第安人奥季布佤族方言“ototeman”,意为“他的亲属”或“他的图腾标志”,原始人类相信,各氏族出自各种特定的物类,大多为动物,其次为各种植物和少数无生物。他们对于本氏族的图腾物种特加 ...

关于图腾舞蹈的文化特征与时代演变


 


图腾崇拜是原始社会的一种宗教形式。弗洛伊德在《图腾与禁忌》一书中,曾援引法国人类学家雷诺对图腾文化的解释:整个部落内的人们深信他们和图腾动物之间是源自相同的祖先。图腾表象——形象是原始人的心理创造,是他们用自己独特的思维方式来解释、看待周围世界上一切现象的结果。围绕图腾,曾产生了大量的图腾造型,从岩画形象到神话传说语言造型,当然还有大量的由图腾舞蹈构成的人体造型。随着历史的发展,图腾形象在形态与含义上都发生了变化,以至他们不在是单纯意义的“图腾”,而成为了一种新的特殊意象,它们在舞蹈中的表现,也已是有着另外的目的和意义了。

 

一、图腾舞蹈的类别

1.动物图腾

动物是人类最亲的伙伴,亦是早期人类赖以生存的依托。由此,我们可体会到模仿动物的舞蹈的特殊地位。“鲁都布里舞”是拉丁美洲塔拉乌乌拉人的舞蹈,该族认为自己是从火鸡的动作得到启发而跳起“鲁都布里舞”的。舞蹈时,部族首领走到舞队前列,像长腿火鸡似的蹦来蹦去,其他男舞者尾随模仿,并使队列沿一字形前进,女舞者则在男舞者后面轻盈跳跃,时而奋力追赶,与男舞者一起跳转和转体;时而双足跺步,停顿着让男舞者走上前去。

 

动物图腾崇拜舞蹈的对象可分为走兽(含爬虫类)、飞禽、水族以及三者的合成物。在中国舞蹈史资料中,走兽类仅东巴舞就有狮、虎、象、鹿、豪猪等。纳西族人甚至把东巴舞的起源也归功于青蛙。在北方民族的原始信仰中,除鹿、苍狼图腾崇拜之外,虎也是神圣动物。通常猎人们不以虎为猎取目标。行猎时往往避忌遇虎,以防有所冲犯。赫哲族猎手出猎碰到虎时,常远远跪拜、祷告,尊称虎为“王”或“官老爷”、或“爷爷”;还有的把虎视为山神爷,认为他能给猎民带来猎物。满足民间舞中至今尚有“跳虎神”舞。蒙古族的民间巫师“波额”也祭虎神,在跳神中恭请虎神灵“巴日昂道”,并模仿虎形张牙舞爪的威武动作,以示崇敬。

 

“三合一”的动物图腾是最具神力的,故而称作“神兽”“异兽”。它是原始图腾不断融合演化而定型的新图腾。在中国如龙、凤、麒麟等。“龙”可视为这种新图腾的最高级崇拜物。归纳诸家之说:龙的原型是爬行动物,与蛇、鳄鱼和蜥蜴关系最密切。《水经和水注》载:“深水有异鱼,按正光元年五月五日,天气清爽,闻池中有创创若钲鼓声,池水惊而沸,须臾雷电晦冥,有五色蛇自池上属于天,久之乃灭。波上水定,唯见一鱼在,其一变为龙。”

 

龙的身份一抬高,其功能也随之加大。《后汉书•礼仪志》载:“逢大旱,则舞龙乞雨。”数丈长龙,分青、白、赤、黑、黄五条,贯注着五行观念,以征喜雨普降五方之愿。

 

2.植物图腾

植物是仅次于动物的第二生命体,亦是原始人类崇拜的对象,特别是常年生长的木本植物——树木。

中国苗族时代崇拜枫木。湘西苗族称枫木为“妈妈树”。苗语“道姆”,“道”是树,“姆”即妈妈。苗族历史上,其先民所属“九黎”部落,首领“蚩尤”,蚩尤在逐鹿中原之战中被黄帝擒杀后化为枫木。《山海经•大荒南经》云:“枫木,蚩尤所弃桎梏,是为枫木。”因此,枫木就成为苗族的主要图腾之一。有了崇拜图腾,便有了图腾树舞。清代《贵阳府志》载:“花苗跳月,以梦春植冬树于跳场,缀以野花,名曰:‘花树’,男女皆艳服,吹笙踏歌,绕树而舞,名曰‘跳花’。”中国南方少数民族中又有葫芦图腾和与之相关的芦笙舞。葫芦图腾属于植物图腾中的花草、果实崇拜。有关草药的崇拜晚于原始的植物崇拜。例如,对人参的崇拜,认为人参可以化作娃娃、姑娘或老年男女,人参汁可延年益寿。中国东北流传大量有关人参的神秘传说,采参人进长白山后发现山参时有许多禁忌,并都有过神灵托梦的体验。对人参的崇拜在东北满族、朝鲜族中较为普遍。中国舞剧《美人鱼》中的“人参舞”当然是大大变形了的植物图腾舞。

 

3.无生物图腾

《论衡·祭意》说:“群神者,谓风伯、雨师、雷公之属。风以摇之,雨以润之,雷以动之。四时生成,寒暑变化,日月星辰,人所瞻仰。”尽管它们自身无生命,但却被赋予了神力而视为图腾。

 

太阳图腾最为普遍,从古希腊到古埃及,直到今日的印第安部落。“尤马里舞”是拉丁美洲乌马拉人的舞蹈。舞蹈开始时,现有祭司在场地竖起一个木制十字架后,左右摇动沙槌以通报上天舞蹈即将开始;随后将沙槌改为上下方向摇晃,同时绕木架转圈起舞,并低声吟唱。此时其他舞者慢慢聚拢,以细碎的舞步十而围着木架成队列前进、后退;时而围成圆圈照顺时针方向缓缓移步。女子站立一旁或男子后面随舞。当男舞者面向东方排成半圆队形时,女舞者侧从东至西,模拟太阳运行轨迹而慢慢移动队形。日月之外,无言的山石,也在崇拜之列。贵州侗族居住的盛德山、金凤山、哨山,都是侗族神山圣地,每年六月分别有民众朝山拜神。侗族进山伐木、狩猎、垦荒,事先都烧香焚纸求山神准许,否则将会招来灾难。布依族有传统信仰节目三月三祭山的活动,是以村寨为单位的祭山神仪式。白族敬奉点苍山的两位山神,有山神祠享祭。还有的白族在农历正月初一至十五举办酬山节,选吉日,人们盛装登高山,用酒饭菜肴供祭和酬谢山神的恩赐和保佑,十分热烈隆重。彝族崇火,信仰和敬奉火神“阿依迭古”。说此神高兴时会给人类光明和温暖;不顺心时带来火灾。崇拜水的傣族居住在澜沧江流域,供祭澜沧江水神。景洪傣族人称此将神为龙女神,传说江中有九条龙,其中白龙之女与傣家一青年成婚,使当地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后来当地头人杀了龙女丈夫,激怒龙女神,将傣寨变成一片汪洋,洪水泛滥。以后景洪人谢罪致祭,并奉江神为保护村寨的勐神,年年祭祀,才免遭水患。

 

4.生殖器图腾

原始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越来越感到部落繁衍的意义。这种像植物一样的裂变生殖方式,不仅可以加强部落的生存能力,而且可以在快感中延续生命。于是,便有了生殖器的图腾崇拜及其舞蹈。当然,这种舞蹈在今天很难见到,特别是在人口接近负增长率的现代国度和民族中,因为那里的繁殖欲望已大大减低。可在一些较为原始和荒芜的地区,这种舞蹈的遗迹还存在着。在中国黔东南苗族有名的“木鼓舞”活动中,人们不仅围着象征祖灵的木鼓起舞,而且还身背着祖先替身的裸体木雕像狂欢,体现出浓郁的生殖意象。

 

二、图腾舞蹈的特征

1.形象性

图腾舞蹈显然是一种“形象性舞蹈”,因为图腾本身就是一种形象。原始人类对于神秘客体的模仿有一种特别的兴趣,如同儿童总爱用身体动作表现自己对发生了兴趣的事物的迷恋。萨摩亚的村姑在跳蝴蝶舞时是这样的:表演者有时跪在地上,有时纵身冲出去,好像蝴蝶在鼓翼飘游,最后落地屈膝打个圈子。

 

2.意念性

图腾舞蹈能使原始人在表演中达到快感,使得他们仿佛堕入自己所崇拜和认同的图腾形象中,获得如同和图腾在一起的精神与感情体验。这很像孩子们模仿狮、虎、白鸽时的感受,所不同的是,图腾中更有一种集体意念的互渗和宣泄,它是图腾舞蹈集体表象的内核。表象的情感力量很难想象有多大。它们的客体不是简单以映像或心象的形式为意识所感知、恐惧、希望、宗教的恐怖、与共同的本质汇为一体的热烈盼望和迫切要求,对保护神的狂热呼吁——这一切构成了这些表象的灵魂。

 

三、图腾舞蹈的演变

随着氏族部落进一步社会化和文明化,图腾崇拜及其舞蹈也开始从内涵到形式发生变化,或凝聚成政治,或遗传为风俗,或潜流还是融汇在民族心理生成的大海中。

1.政治功利化

社会阶级化的进程,使图腾也开始渗进并凝固了统治者的思想,统治者按照统治的权术逐渐构造出自己的政治图腾。在中国,龙凤图腾及其“龙飞凤舞”最为典型。龙图腾最早发源于氏族部落。近年来,人们多次从古文物和遗址中发现5000-6000年以来的各个时期的蜥蜴、鳄鱼、蟒蛇及龙的图腾崇拜物。据考证,炎黄族以虎图腾,而南方少数民族则以龙为图腾,商取代夏后龙图腾占优势,虎形象逐渐转化为龙形象了。汉代文物中出现的伏羲、女娲的人首蛇身图像,即是当初对华夏祖先崇拜龙的形象说明。

 

图腾一经确立,便伴以崇拜活动。凤图腾则是鸟图腾的演化,是统治者集百鸟之势的审定。《说文》载:“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麐后,蛇颈鱼尾,鸛顙鸳思,龙文龟背,燕颌鸡啄,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丹穴,见则天下安宁。”秦汉以来,有关凤鸟见、凤鸟至、凤凰来仪的记载,屡见史册,用以宣扬太平盛世的祥瑞。凤鸟进入历代皇室,则与象征皇室尊严的龙相匹配,成为象征皇后的神鸟,成为崇拜的“四灵”之一。于是出现了有关凤鸟的高贵吉祥的图饰。帝王旧居为凤邸,御驾为凤辇,皇太后及皇后入宗庙行祭戴凤冠(以后民间婚礼采用为新妇冠戴),雅乐有凤律,帝王专用纸曰凤纸(上绘金凤),贵妇头上饰曰凤钗,皇帝诏书为凤诏,与龙旗相对仗有凤旗,帝王伞曰凤盖,内宫楼阁叫凤阁、凤楼,宫苑沼池凤池。“凤凰衔书”的传说中,周武王,文王都得凤凰衔来帝王命的瑞书。民间多有“百鸟朝凤”“龙凤呈祥”“丹凤朝阳”(凤多赤色,故又称“丹凤”)之说。由此想见,“凤舞”也只能最先见之于宫廷。作为集权形象,龙凤舞在宫廷中占有极高的位置。

 

2.世俗娱乐化

统治的思想是统治者的思想。既然龙凤成了最高的图腾崇拜物,成了吉祥如意的化身,那么民间普遍的龙飞凤舞当然也就蔚然成风,代代相传,且愈演愈烈了。以龙舞为例,不同地方有不同样式,即使同一样式还有不同舞法,即使同一舞法还有不同风格:同是祈雨龙舞,有一人舞的小青龙,亦有超规模的大盘龙等,执拗地走向甜俗热闹,尤其是在天高皇帝远的那些穷乡僻壤。正月迎春、秋收酬神、兴办喜事、破土动工,大都要跳一跳舞。届时,“龙司”带领扮成“龙公”“龙母”的人与童男童女,挥动各色小彩旗跳舞,但没有龙的道具,而是通过舞者的队伍与动作去表现。其中有段伞舞,伞伞相接、立起来,表示龙为苗家带来风调雨顺;侧于身旁转伞,则象征神龙滚滚而来之象,热闹非凡。舞容变了,舞意变了,龙的形象也就变了。在民间,按照世俗情调,龙已非只是金鸾宝殿柱子上的那种威严,而是“入乡随俗”了。浙江长兴的“百叶龙”,龙身用人工制作的莲花瓣若干片连缀而成,带着水乡气息。

 

3.演技艺术化

图腾舞蹈在从民间走上宫廷、又从宫廷发散到民间的过程中,亦遵循着自身的律动向演技化、向舞台艺术化演进。《说丹朱》结合此说又考证出“尧舜时代的丹朱,是以鹤为图腾的氏族”,高跷戏直接出于“古代鹤图腾氏族的跳舞”。广场上的民间踩高跷舞蹈已经看不到丝毫图腾舞蹈是群体化的,而当图腾舞蹈以个体化的方式呈现在舞台上时,它便成了舞台艺术。无论是龙舞、鱼舞、蛇舞、鹤舞、水舞、孔雀舞,无论它们是继续在广场舞还是登上舞台而舞,这些演技化或艺术化的舞蹈,都可以说是“图腾氏族的跳舞”自然延伸。

 

4.民族心理化

图腾崇拜直接影响着民族心理的生成与定型,而在这过程中,图腾舞蹈几乎就是民族心理的缩影。唐代诗人李白曾用“翩翩舞广袖,似鸟海东来”等诗句,描绘当时所看到的高句丽舞的优美舞姿。事实上,正是蒙昧时代逐渐定型的图腾崇拜,给后来的多民族多风格的舞蹈输进了决定血型的宗教血液。当然,这血液的构成不仅仅是图腾,诸如朝鲜族舞蹈,其中还与久远的神话传说相关,与普遍的巫俗活动相关,与后世的道教神仙思想相关,与中国的儒教有关。

 

 

 

 

 


培训基地交流论坛加盟合作关于我们舞蹈商品爵士舞考级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深圳舞蹈网
客服中心:电话 0755-22928800 QQ:89919300 值班电话:13528755000
粤ICP备1000047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