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国内舞讯 / 杨丽萍爱徒杨舞《莲花心》惊艳亮相北京春晚

杨丽萍爱徒杨舞《莲花心》惊艳亮相北京春晚

2015-2-24 13:56已阅读1484次


       大年初一,杨丽萍爱徒杨舞携杨丽萍最新力作《莲花心》亮相北京卫视的春晚舞台。舞台上,杨舞仿若花仙子下凡,也仿若“巫女”杨丽萍再生。

       圆月当空、绿叶掩映之中,莲花度母从天而降,红莲随舞次第绽开……杨舞身着肉色彩绘紧身衣亮相,腿部是荷叶,腰部当花梗,手部是花瓣,扮演的正是佛教中的莲花度母。作为观音泪水的化身,度母在造型上借鉴了观音的设计,手部动作则借用佛家手印,手心处亦各印一只单眼,“寓意人干干净净来到世上,睁开眼也要以纯洁之心看待世界。”

       “莲花是中国文化的一种象征,寓意祥和、光明、纯洁、自在,莲花的轻盈也让人联想起女性的娇媚。在春晚上跳莲花舞,会给人祥和之感。”以“莲”为主题创作,是杨丽萍思忖了多年的一个舞蹈计划,但此前她从未有机会将其完整搬上舞台。今年,杨丽萍担纲了2015北京卫视春晚歌舞类节目导演,其为爱徒杨舞量身打造的独舞《莲花心》,也成为北京卫视春晚最受瞩目且饱受好评的舞蹈节目。

       编舞时难度何在?“都挺难的。”杨丽萍坦言,比如舞者化妆如何隐约表现莲的意向,又不太写实,手指甲如何设计得有美感又不妨碍跳舞,“有很多人一起动脑筋。”舞者将脚部固定于层层荷叶裙中,上半身自由蜿蜒飘飘欲仙的舞步设计,杨丽萍研究了数年之久。早在《云南印象》创排初期,她已开始尝试人体的倾斜,超出人体的纵向常态,营造“仙气”感。她不愿过多透露如何完成这些高难动作,只说设计了一个小装置协助舞者,“这个装置我们要保密,到现场都会藏起来。”

       因为是先期录播,《莲花心》的最终呈现是杨丽萍看着导演一个个镜头剪出来的,历时八小时之久。“有些动作在舞台上太细微,观众看不见,必须调整现场拍摄的素材。”杨舞为此上台表演了两次,剪辑时,杨丽萍像连环画般将每个分镜画出来,以便观众看到舞者冥想、莲花待放等细微状态。原本导演组只给了四分半钟时间,最终演出时长却是六分半,“总导演都要崩溃了,他觉得太长了。但我们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觉得美,没看够。”杨丽萍笑说,“这支舞大概创了历史新高,从没舞蹈能在春晚上占这么长时间。”

       熟悉杨丽萍舞蹈的人,都说《莲花心》眼熟,一眼就能摸出杨丽萍的风格。这种眼熟,在于《莲花心》与杨丽萍的代表作《雀之灵》、《孔雀》、《月光》一样,将舞蹈动作与女性身体的曲线美集中于舞者手部与上半身,意境里也是止不住的东方美。但《孔雀》带了动物的灵性,要用双手的捏合扮孔雀头,模拟孔雀展翅和开屏;《莲花心》则意在表现植物的灵动,需用手部模拟莲花含苞待放等状态。两者手形、手势上均有不同。

       杨丽萍并不讳言这种熟悉感。她坦言《莲花心》“非常像我”,而她喜欢的始终也是东方身体的运用。“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很东方,身韵、审美有东方印记,有少数民族印记。这是我的肢体符号,自带 杨氏 特色。”杨丽萍解释,“杨舞第一次参加如此重大的舞台演出,我倾向于设计她最熟悉的肢体运用,短时间内不可能做太大改动。舞蹈中涉及的佛教手印、法轮,也必须用东方的肢体语言呈现。”

       “跳得太灵巧,会给人孔雀的错觉,跳得太死,又没有赋予植物应有的生命力,其中的分寸把握很重要。”云南姑娘杨舞跟随杨丽萍十年有余,杨丽萍的成名作她跟着跳了个遍,被外界誉为杨的接班人。她将这支独舞当成一种“修行”,“其他舞蹈可能会要求舞者有高低起伏的情绪变化,《莲花心》却没这么激烈,这和莲花的淡泊心性相关。舞者的心态要跟着放平和。”

       得益于长期的孔雀舞训练,《莲花心》的高难技巧对杨舞来说倒不成问题,跳好的关键在于摆正“心态”,能“走心”,“这支舞不是要玩外在的技巧,更考验的是人心,如何把莲花的祥和与纯洁体现出来。舞蹈学起来很快,但要跳好很难,跟人的阅历有很大关系。”

       “她跳舞刻苦、专注,这种状态跳莲花度母让人觉得有把握。”杨丽萍习惯用“十年磨一剑”形容徒弟的刻苦。她说了一个细节:《莲花心》先期排练时是在只有5摄氏度的天气里,杨舞常需光脚在完全不适合跳舞的玻璃地板起舞,地面满布了电线和干冰带来的水汽,“换我都不知道摔倒多少遍了。她能排除一切困难静下来跳,真的挺不容易。”

       《莲花心》一出,网上赞美与慨叹之声齐飞。有人评价杨舞舞姿灵动,似妖又似仙,予人妖魔共生之感;也有人挑剔杨舞跳得虽精致,却少了画龙点睛的味道,或者说阅历带来的顿悟,有妖性无禅意,比之杨丽萍的《雀之灵》少了击中人心的温柔一击。

       “我在她这个年龄,还没她这么好的状态。”杨丽萍回忆说,她第一次参加舞蹈比赛跳《雀之灵》时,正处于杨舞现今的年龄,“《莲花心》对她也是一种锻炼,更需要人成熟了之后来演绎,需要对生活的积累,对内心的一种关照……舞者最好的状态应该是40多岁,她还年轻,她现在只有十年经验,要等。这支舞讲的就是祥和、美好和宽容,我希望这种观点也能放在对年轻舞者的鼓励和培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