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国内舞讯 / 舞蹈老师地震中失去双腿 成立残疾人艺术团

舞蹈老师地震中失去双腿 成立残疾人艺术团

2015-1-17 11:28已阅读2949次


廖智坚持学习心理学

廖智在重庆家中练功


  什么叫做“勇敢”,勇敢不是不怕了,是最怕的都经历了,可是仍然选择了活下去,既然要活下去,就只能逼自己活出个人样来。 ———摘自廖智的QQ空间

  跳舞曾经是她的生命。双腿断了,她接上假肢继续跳,还成立了残疾人艺术团。她不仅在央视多个栏目跳过舞,还带着自己的团队应邀到加拿大参加义演。 不过,本月,这个团队除她之外只剩下一名团员,发完工资就将解散。但她又有了新的梦想———考取国家心理咨询师。

  她的名字叫廖智。今天上午,她将在四川电视台纪念汶川地震3周年直播节目上,跳她的王牌舞蹈《鼓舞》。

  一名舞蹈教师失去了双腿

  她戴着假肢练舞,曾登上央视舞台

  廖智是一个秀气的美女。汶川地震改变了她的人生。

  地震时,她在四川德阳汉旺镇的家里。她和10个月大的女儿及婆婆一起被埋。废墟中,她不停地唱歌鼓励婆孙俩,但婆孙俩还是走了。26小时后,她获救。被送到三军医大大坪医院接受治疗。
  当年,廖智23岁。她的职业原是舞蹈教师,视跳舞为生命的一部分。她虽获救,但膝盖以下部分截肢。没有腿,对她打击太大。
  2008年端午节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看望灾区伤员时勉励她“没有双腿也可以跳舞”。她备受鼓舞,在大坪医院康复治疗期间,她就戴着假肢练舞,并开始编排她主演的《鼓舞》节目。
  经过不断升级,《鼓舞》逐渐成了廖智的王牌节目。与廖智从小一起长大、现在安家在重庆渝中区的李爽称,廖智曾应邀到中央电视台《非常6+1》、《我要上春晚》等知名栏目跳舞,“她的舞蹈很好看。”
  2009年1月3日晚,2009年“‘鼓舞’新年义演”在德阳艺术宫激情上演。这是廖智参与发起的一场大型义演。她想通过义演为家乡灾民筹款捐衣,过好冬天。
  当压轴戏《鼓舞》上演时,廖智穿着红舞衣,跪在红红的大鼓上卖力地舞动。全场响起了持续两分钟的掌声。她流着泪告诉观众:“在恢复重建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鼓舞、需要力量。”

  她成立了残疾人艺术团

  每月开支数万元,但他们仍坚持只做义演
  廖智从大坪医院出院后回到四川老家,还干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成立残疾人艺术团。
  廖智称,2009年3月,她回成都市残联住了两月。2009年7月,她仓促上马,成立了“绵竹汉旺鼓舞残疾人艺术团”,她任团长。
  廖智称,最初办团是拿着家里的钱去办的,地震前后父母都在德阳开婚纱影楼。最初,全团30多人,最少时也有26个人,年龄都在20岁左右。全部团员都是残疾人,聋哑人最多。除其中5人工资在1000元以上,其他人基本工资都是800元/月。
  廖智不仅要负责大家的吃住行,每月还要负担五六万元以上开支。由于他们只做义演,没其他收入。4个月后,廖智的积蓄花光了,团队也拖垮了。大多团员转到了广州、上海等地的一些艺术团。剩下4名肢残人没去处,她把他们留了下来。团队前后参加过近20场演出。

  她曾两次应邀赴加拿大

  为玉树地震义演募捐,筹集善款数十万元
  廖智称,地震后,她曾两次前往加拿大,分别是演讲和演出。
  第一次是2009年汶川地震一周年纪念。中国驻温哥华使领馆向她发出邀请函,邀请她去演讲,让当地国民分享她如何与地震抗争、如何自立自强的经历。因为参加那次演讲的费用都是加拿大文化更新基金会买单,所以她和该基金会保持了联系。
  廖智称,2009年底,她的残疾人艺术团走得有些艰难,她就给该基金会发邮件。对方很快就发出邀请。她花了2万元请专业老师,教团员表演变脸、功夫茶艺等中国传统绝活。
  2010年4月14日,正当廖智的艺术团功夫学得差不多的时候,青海玉树发生地震。全球华人情系玉树,捐款捐物。加拿大文化更新基金会便发出邀请,让他们去为玉树地震义演募捐。
  2010年4月26日,廖智带队途经珠海、香港,最终到达加拿大温哥华。然后在加拿大的4个城市各演出一场。
  廖智称,每场有一个半小时演出,歌舞、朗诵、变脸、功夫茶、情景剧等共11个节目,中间还穿插一些短片。每场演出都很成功,几分钟的掌声,竟让他们不知该谢幕离场还是留在舞台上。后来,听说他们的义演为玉树募捐到数十万元人民币的善款。
  加拿大的义演,没有收入。但主办方给他们每人5000元人民币生活补助。其中两名高位截肢的团员还免费做了假肢。所以他们都非常高兴。

  她的艺术团本月就要解散

  一度借钱维持艺术团运作,她说自己随时都想着感恩
  廖智说,她一度东拼西凑借了2.4万元,维持残疾人艺术团的运作。
  “借钱是我最艰难的时候,独自哭过好多次。”廖智称,不过她觉得再艰难也比不上生命绝望时的痛苦。她觉得自己既然能从废墟中活着出来,就应该坚强地走没有走完的路。
  廖智称,她曾独自参加过几场商演,挣了两三万元后就没去了。因为她对团队的定位是“不搞商演”,她没考虑过要赚钱,只要能维持下去就行。
  如今,团员走得只剩下最后一个。她征求了最后这名团员的意见,打算本月发完工资后,就彻底解散团队。廖智说,她一心想的就是献爱心、当义工。她觉得自己和更多灾民在受灾时,那么多素不相识的人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她随时都应该有一颗感恩的心。

  她已报考  国家心理咨询师

  廖智的朋友李爽说,廖是今年2月到重庆的。
  昨上午,重庆晚报记者来到大坪医院后门的都市春天小区,廖智就住在该小区。廖智父亲廖海智称,房子是租的,月租1100元。女儿决定到重庆定居,他们不放心女儿一个人,就把德阳的婚纱影楼转让,一起到了重庆。他们对女儿生存并不愁,因她在化妆、主持、影像制作等方面都不错。
  为何选择定居重庆?廖智说,她在重庆治疗期间,认识了很多重庆朋友,觉得重庆人很耿直,值得深交,而且对重庆也有了感情,觉得亲切。
  谈及打算,廖智称她想安安静静和家人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廖智说,她在汉旺小学当义工时,曾通过节目形式疏导一群小学生。她现在报考了国家心理咨询师,想在人文生命教育上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