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舞蹈评论 / 曹诚渊:钩沉中国历代现代舞编舞家(四)

曹诚渊:钩沉中国历代现代舞编舞家(四)

2014-12-9 18:22已阅读753次

年青的吴晓邦老师
 

年青的戴爱莲老师
 

年青的梁伦老师
 
 
从朴素的历史证据来看,中国第三代现代舞编舞家有三位:吴晓邦老师、戴爱莲老师和梁伦老师。他们三位都是在抗日战争期间站上舞台,以爱国热情投入创作,以舞蹈反映时代精神,并各自拥有独特的艺术观点。三位老师的背景出身尽管不同,在国家面临战争和解放后政治运动的大时代之下,所走过的艺术道路却又何其相似。我十分幸运在改革开放之后,有机会拜访过三位前辈,并接受过他们的耳提面命,虽然均是只言片语,却受益无穷。也因为心理上的如此亲近,对他们在发展中国现代舞道路上的艰困遭遇,感同身受之余,更对他们怀抱由衷的敬意。

    为了能更宏观地从三位前辈的身上了解中国的现代舞发展之路,我把他们的生平和成就分三个阶段描述:1·抗战前的背景、2·抗战时期到新中国成立的奋斗、3·新中国成立后的际遇。

1·抗战前的背景

    吴晓邦老师生于1906年江苏太仓,青年时代正是中国五四运动如火如荼之际,受新文化思潮影响,立志改变中国的保守落后局面。他于1929年到1936年间,曾三度前往日本跟随高田雅夫Masao Takada学习芭蕾舞,并跟随江口隆哉Takaya Eguchi和宫操子Misako Miya学习现代舞。当时的江口隆哉和宫操子于德国师承玛丽·魏格曼Mary Wigman,回到日本后,把德国表现主义风格的现代舞首次带到亚洲,引起轰动,也改变了日本舞蹈界对舞蹈的认识。吴老师由衷认同德国表现主义的理想,希望舞蹈艺术能真实反映社会的现状,于1932年在上海建立晓邦舞蹈学校,又于1935年创办晓邦舞蹈研究所,提倡中国要创作新舞蹈,也就是今天的现代舞。抗战前的中国政治腐败、民生艰困,吴老师于1935年在上海举行了首次个人作品发布会,演出《傀儡》、《送葬》、《浦江之夜》等新作品,题材都是从现实生活出发,内容上讽刺和鞭挞当时社会上的堕落和不公,形式上则进行各种实验性的表现手法。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之后,吴老师离开上海,投身于共产党号召的,以文艺宣传抗日救国的活动行列中。

    戴爱莲老师祖籍广东新会,1916年出生于西印度群岛特立尼达岛Trinidad Island的华侨家庭,严格来说不算是中国的编舞家,可是她毅然返回祖国参与抗战工作,并终其一生在神州大地上努力建设舞蹈文化,比许多土生土长,却移民外国的中国艺术家更‘中国’得多。戴老师5岁开始学习舞蹈,14岁时前赴英国伦敦,学习芭蕾舞于安东·道林Anton Dolin和玛丽·兰伯特Mary Rambert门下,期间她喜爱上德国的表现主义舞蹈,跟随玛丽·魏格曼Mary Wigman学习现代舞,更在1939年加入德国舞蹈大师库德· 尤斯Kurt Joose在英国建立的舞团工作,并有机会接触学习鲁道夫·拉班Rudolf Laban创设的舞谱系统。戴老师虽然从小生活在外国,却对中国有着深湛感情,在伦敦为了生活,需要在一些小会所里演出谋取生活费,而创作一些以中国为题材的舞蹈,如《伞舞》、《警醒》、《前进》等,已经展现了她对中国的关心。抗日战争爆发,戴老师在英国以舞蹈演出募捐支援国内的抗日活动,1940年更取道香港面见宋庆龄女士,在安排下返回内地重庆,直接参与舞蹈救国的工作。

    梁伦老师于1921年出生于广东高要一个普通家庭,在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还只是个16岁的热血青年,醉心于戏剧艺术,先后在广州参加过洪流剧团和复兴剧社等表演团体,以话剧宣传抗日救国活动。梁伦老师在1941年考入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戏剧系编导专业,选择舞蹈作为副修学科,有机会跟随吴晓邦老师上课,并因此对舞蹈创作产生了浓厚兴趣,更主动跟居住于广州的英国舞蹈家学习芭蕾舞。1944年日本军队大举进攻河南、湖南和广西等地区,广州受到波及,梁伦老师跟随逃难人潮辗转流落于广西、贵州和云南,路上目睹难民的悲惨经历如人间炼狱,坚定了他以舞蹈创作为武器,奋起抗争,参与救国的心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