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百科 / 舞蹈人生 / 芭蕾公主侯宏澜:让芭蕾走入大众视野

芭蕾公主侯宏澜:让芭蕾走入大众视野

2014-11-8 16:19已阅读1400次
          

          自上世纪50年代芭蕾艺术在中国开始盛行以来,几代表演艺术家们不懈努力,将中国悠久的文化底蕴融入这门起源于西方的高雅艺术。在国家的扶持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芭蕾艺术院团的发展以及芭蕾舞比赛等一系列艺术活动的举办,汇聚了人才和作品,中国芭蕾充满了希望。然而,芭蕾仍然是顶尖剧场之中的小众艺术。

          “习主席说中国梦归根到底是人民的梦,而我的梦就是让芭蕾这种顶尖剧场之中的小众艺术,走入大众视野。”作为一位从象牙塔中走出来的中国顶尖芭蕾舞者,侯宏澜的理想是让芭蕾艺术之光照进中国大众的生活,并为此创立独立芭蕾工作室,在市场中去追寻和实现自己的芭蕾梦。

         在中国,中央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辽宁芭蕾舞团、天津芭蕾舞团和广州芭蕾舞团这五大院团实力强劲,尤其是中央芭蕾舞团,那是所有国内芭蕾舞者梦寐以求的地方。侯宏澜曾身为中央芭蕾舞团的首席演员,在舞蹈事业如日中天之时,她却选择离开,创办宏澜工作室。她渴望打造属于自己的人生舞台,要跳自己的芭蕾。

         理想很美好,现实却让人迷茫。独立舞蹈工作室在国内及国外非常少见,可以借鉴的模式几乎没有,一切只能在实践中不断摸索,一切都要侯宏澜自己掌握,包括市场调研、组建团队、策划推广、媒体宣传等。

         舞蹈是一项综合艺术,需要演员、灯光、音乐、舞台设计多方面的配合,在创作作品过程中如何搭建自己的团队至关重要。在选择演员过程中,因为侯宏澜有在国内外舞团的工作经验,通过当时的工作伙伴在全球范围内召集舞者。现在固定签约的舞者有十几个,根据项目和演员档期的需要,随时调整计划。从第一个项目开始时,侯宏澜充分利用工作室机制灵活这一特点,选择一些小型项目来做,很适合国外的艺术节,这也是积攒经验,打响品牌的过程,此后一步步地走向中型和大型演出。在演出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观众群和合作伙伴。

         工作室的日常运作、剧目的启动需要大笔资金支持,这是所有独立创业者的难题之一。侯宏澜记得自己生平第一次准备了一个电子版本的策划方案,她翻开通讯录,开始给久未联络的商人朋友打电话,最终她却并未获得想要的帮助。有人告诉她,策划里面只有演出阵容和艺术构想,完全没有商业前景分析。在不断尝试中,艺术家向商人的转换并不容易。

         在筹备舞剧的过程中,侯宏澜不断收到各种大品牌举办的商业派对邀请函,担任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的演出嘉宾,这些演出为舞蹈工作室提供了资金,保证了她可以从容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商业和艺术间要达到一种平衡,有时也需要其中一方适当地退后,我的原则是,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做一点更纯粹的、从设计到想法都是自己的作品。”

         工作室面向市场,拿出好的项目才是硬道理。侯宏澜第一部属于“宏澜风格”的原创芭蕾舞剧必须要一炮打响。基于多年演出的经验和对演出市场的了解,她觉得应从莎士比亚作品入手,莎士比亚的全套戏剧无疑是“世界语言”。“那些人文主义理想与残酷现实之间矛盾的不可调和,那样广阔、磅礴而深刻的悲剧主题我无法驾驭,但是我可以找小一些的切入点,比如莎士比亚关于人性的追问,比如爱情、嫉妒、贪心、报复、忠诚等永远的命题。让‘爱与宽容’贯穿全剧,这样的重新解构很让我震撼。”

         “我的思路打开了,我决定选取莎士比亚作品中的两个女性:哈姆雷特的恋人奥菲丽亚和马克白斯夫人,一是我比较熟悉这两个人物,能够驾驭这两个角色;二是观众相对比较熟悉她们,容易理解,不会觉得乏味。剧目的名字就叫《莎士比亚和他的女人们》,有关两个女人的爱。”2006年,《莎士比亚和他的女人们》在上海国际艺术节首演。同年圣诞节,这出戏在她的家乡成都演出,获得成功。2007年《倾城之恋》和2011年《德加的钻石》大获好评,并受邀到国外艺术节表演。在侯宏澜的舞台上,所有的禁锢、陈规、程式都被打破,艺术的想象力、创造力得以自由放飞。

  曾有一些业内评论家认为,在中国舞蹈的产业化转型中,舞者从专业到职业的“华丽转身”是必不可少但又最为缺乏的。一些参加选秀的选手来自专业院团,他们比赛结束后又回到团里,并没有与市场完全对接,难以把影响力转化为生产力,客观上造成市场后继乏力。侯宏澜算是这方面的先行者,率先以职业舞者身份闯荡市场。她坦言,芭蕾舞剧生存现状比较艰难。每做一场演出,都需要到处拉赞助,如果没有赞助就只能靠票房,大多时候,票房的收入仅仅做到收支平衡。谈到经营,侯宏澜说:“芭蕾并不是中国所关注的重点,自然支持也就弱一些。但在很多欧美国家,基本上演出是不需要演出团体来操心的,这些国家对于这种文化类演出会有资金支持,还有很多爱好芭蕾的人士筹款来做好这件事。”

  歌与舞同为大众精神文化产品,然而舞蹈的普及程度显然不及音乐,一方面大众对音乐的接受度更高;另一方面,音乐市场化开发也更早,产业程度更高。而芭蕾又属于舞蹈中更为小众的艺术形式,被大众接受更需要一段探寻之路。侯宏澜认为,舞蹈市场的客观需求是存在的,“一直以来,还没有看过芭蕾舞剧的观众都对芭蕾舞剧抱以疏远的态度,但实际上近距离看过的人都会喜欢上它。充满激情的肢体动作,旋转与奔跑,这里的故事适合每一个感性的观众。芭蕾舞也是可以‘接地气儿’的。”

  如何让芭蕾进一步走入大众视野,侯宏澜认为,中国芭蕾需要更多符合大众的原创作品。按照传统模式,原创芭蕾舞剧几年才有一部问世,排练一部新作起码需要800万元,还未必有市场,像《大红灯笼高高挂》这样有市场效益的作品少之又少,所以各团都喜欢演经典,即使经典也必须是人们熟知的作品,稍微生疏一些的都卖不出票。所以,侯宏澜在选择自己工作室的剧目时,在坚持原创的同时,一直尽量接近大众的口味,如《莎士比亚和他的女人们》以及《倾城之恋》,都是普通老百姓能了解到的桥段;《德加的钻石》,虽然是根据德加的名画改编而成,却融合了时下最流行的穿越、悬疑、爱情片段,让大家都能看懂。在开场,演员们还会为大家介绍一些简单的芭蕾舞动作。在票价方面,最低80元,然后是160元、280元。以往芭蕾舞的票价动辄五六百甚至七八百元,如果三口之家来看的话,其实是一个比较大的负担了。侯宏澜希望她的舞剧可以把票价降下来。

  在中国,问起芭蕾舞剧,大多数人都知道《天鹅湖》,因为教科书上说过。其实在国外,中国芭蕾舞者已经备受肯定,实力很强。中国的芭蕾舞在国外演出还是以《红色娘子军》《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为主。国外更看重中国特色个性化的剧目。现在看来,这种特色并不是单纯的中国符号,而是中国文化最精华雅致的内涵被提炼出来并合理地运用在舞蹈中,这更为内敛,也更为深刻。

  此外,侯宏澜表示,舞蹈需要更好的平台展示。其实舞蹈艺术的传播途径和方式很少,除了电视电影这些大众媒介,平日里和观众的交流也只能依赖于表演所必须的舞台,舞台种类很有限。例如,春晚节目组可能经过各方面考量,最后舞蹈节目相对较少。但从演出后大家对这个节目的反馈来看,舞蹈还是有一定受众群的。增加舞蹈类节目,大众可以从认识艺术形式开始,逐步认识其内涵。

  侯宏澜谈到,自己小时候喜欢芭蕾舞,“仙女”一样的芭蕾舞者是让她立志走上芭蕾道路的最大激励。如今很多媒体已经把她的头衔从“芭蕾公主”变为“芭蕾天后”,她说称呼无所谓,她内心仍是爱跳舞的小女孩儿。她需要做得最多的,就是通过自己在台上的表演,更多地影响孩子和家长,让更多人关注芭蕾舞,从而喜欢上芭蕾舞,懂得芭蕾舞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