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百科 / 舞蹈鉴赏 / 芭蕾舞剧《白毛女》赏析

芭蕾舞剧《白毛女》赏析

2014-11-8 12:22已阅读8253次
           

           一、芭蕾舞剧《白毛女》的表现手法    

           在形式上,芭蕾舞剧《白毛女》不仅保留了原歌剧中的“扎红头绳”、“北风吹”等脍炙人口的唱段,还创作了好些独唱、齐唱、合唱,用以刻画人物,渲染气氛。这种将声乐引入芭蕾音乐形式中的探索,不仅在舞剧的表现力上显得更丰富,更充实,由于语言本身的特殊色彩,也就使舞剧音乐的民族性更加突出。  在创作手法上,《白毛女》不单直接采用了大量的民间音乐和山西梆子、河北梆子、河南梆子,还将戏曲音乐素材、唱腔、表演手法、技巧等用到音乐和舞蹈编排上,因而建立了一种特别的风格。这种以民间音乐为本的创作手法,具有一种民族的生命力,也就很容易地引起广泛群众的共鸣,此外,在西洋管弦乐中加入中国管弦乐器的做法,亦增添了民族色彩。  从音乐创作来说,《白毛女》是很成功的例子,其原因是剧中人物的主题旋律,不仅动听,而且音乐形象和人物性格配合,音乐发展和剧情发展亦结合得很有戏剧性效果,情节发展颇引人入胜,并且脱离了舞蹈而单独存在的芭蕾音乐,在欣赏上却更能引人遐想。 

           二、芭蕾舞剧《白毛女》的舞蹈特色  

           舞剧艺术是舞蹈发展到一定高度的产物,它所应具有的基本特性,即戏剧性基因、广博的题材容量、完整的人物塑造以及综合多种形式的复合化呈现。作为舞剧人物动态的“戏剧行动”,是指这一动态可以透视出人物隐秘的内心活动,并且是构成并推动剧情发展的一个有机部分。  

           《白毛女》以芭蕾为基础,融会中国丰富的民间舞蹈,并吸收传统戏曲的表现手段,具有民族特色。在塑造人物方面,既运用芭蕾语汇,又吸取中国民族民间舞、传统戏曲以及武术之长来充实和丰富表现手段。如在第一场戏中,喜儿的舞蹈动作就融合和一些陕北民间舞的动作;大春为了营救喜儿,和黄世仁、莫仁智等展开搏斗,其中应用了大量的中国武术的动作,其干净利索,不亚于当今电视里的武打设计。第五场“红旗插到杨各庄”中,群众欢迎八路军,就应用了北方秧歌和陕北民间舞蹈动作;八路军战士步枪操练,用了很多如跨越、射击、投弹、队列操等军事战术的要领;大春舞大刀即从中国武术刀法里吸取了大量的元素。芭蕾舞剧《白毛女》不论在当时还是今日,都堪称西方芭蕾艺术和中国民族文化完美结合的一个典范。   舞剧里运用了大量的哑剧动作推动了剧情的发展。由于舞剧保留了歌剧许多重要的、关键的唱段,使舞蹈设计由于配歌的存在而产生了“声形并茂”的效果;由于选用的唱段本身充满激情,在展开戏剧冲突、揭示人物内心活动方面起到了积极地辅助作用,随歌而起的舞段虽然有些“歌表演”的味道,但更多情况下是舞蹈并不图解歌词并且解决了本不可少的“哑剧”的“舞蹈化”问题 。

           三、芭蕾舞剧《白毛女》的音乐特色  

           音乐是舞剧的灵魂。一部舞剧的成功往往也是音乐的成功。芭蕾舞剧《白毛女》不仅情节感人,舞姿优美,其音乐更是优美动听,让人难忘。它是在原来同名歌剧音乐的基础上改编的。原作张鲁、马可、李焕之、刘炽等均是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时期就鼎鼎有名的作曲家。

           歌剧版《白毛女》采用北方民间音乐的曲调,吸收戏曲音乐,借鉴西欧歌剧的创作经验,是在新秧歌运动基础上发展起来的中国民族新歌剧的奠基石。而芭蕾舞剧版则在歌剧的这些艺术特点和基础上,结合舞蹈的特点进行二度创作,并承接了歌剧版的一些经典旋律。旋律内涵深刻,听来更加通俗易懂。  在这舞剧里,每一场的音乐都能波动着人心。如在第一场,黄世仁拿着卖身契与喜儿爹算帐,那音乐的气氛是很紧张的,喜儿爹后与黄世仁抗战死其下,这里的音乐是一个女声悲泣、愤恨的流诉,多么的扰乱人的心思啊。后来喜儿被抢,大家想到了“八路军”就好像看到了希望,那音乐就变得很有激情、很有活力。所以,我真的是深深的被感染着。一直在回味着,也一直期待着后面的剧情。

           芭蕾舞剧《白毛女》的音乐保留了中国民族歌剧的痕迹,应用了大量的对唱、合唱和民间音乐,迥异于西方古典芭蕾舞,充分体现了我国民族芭蕾的特色。把“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部传说加革命的经典传奇演绎活灵活现。 

           芭蕾舞剧《白毛女》的编导们遵循“从生活出发,从思想内容和人物性格出发,利用和改造旧的艺术形式,创造中国芭蕾舞剧新形式”的基本原则,进行了大胆的创造,在芭蕾舞民族化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就。《白毛女》这样的红色经典在任何时代传播,都包含着一种与当时的历史文化紧密相连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白毛女》与《红色娘子军》一样,在中国芭蕾舞剧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作用。它们是“洋为中用”更深层次的实践,以其独有的中国特色自立于世界芭蕾艺术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