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舞蹈评论 /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团长王媛媛说舞剧《金瓶梅》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团长王媛媛说舞剧《金瓶梅》

2014-10-30 15:43已阅读1588次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团长王媛媛说舞剧《金瓶梅》



       对《金瓶梅》,一般理解它似乎是仅仅包含了情色的内容,其实它是包含着大量的传统文化和历史信息的一部奇书。它呈现的是宋末时期中国社会的经济文化发展得很好的一幅全景,那时的社会经济生活十分丰富和自由,社会文化与人在很多方面也相当自由,所以才有西门庆和潘金莲这样的人物出现。虽然潘金莲、西门庆是生活在几百年前的宋末,但他们的生活、生命、情感、思想几乎是我们当下现实社会的真实写照。西门庆与潘金莲,或是潘金莲与她生命中各个男人之间的故事,在我们今天这个社会里每天都在发生,都在上演,去看看新闻就知道。所以我选择这个题材进行当代舞的舞台创作是有这样一个认识在里边。
       这部舞剧我是以潘金莲的视角,以她与几个男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为发展主线进行编创的。对人物情感和命运我持客观的立场,不做价值判断,着重在潘金莲作为一个女性在社会关系中的心路历程和心灵感受。
       作为第39届香港艺术节的委约作品,舞剧《金瓶梅》首演登上香港的舞台,得到了香港观众的热情肯定和尊重,反应之好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当地观众并未将《金瓶梅》这个题材视为低俗,而是将舞剧《金瓶梅》看做一个真正的舞台艺术品进行宣传评介。港媒和《纽约时报》《伦敦邮报》等外媒也都给予了积极的评价。
       北京当代芭蕾舞团是一个民营艺术团体,日常经费运营要自力和自理。我主张一个艺术团体要不断创作推出好作品,没有作品就没有一切,我把主要精力放在创作上。我们团今年刚进入建团的第三年(2008年建团),舞剧《金瓶梅》是前两年里的第7部作品,我们的世界巡演计划已经排到了2013年。


       媒体声音

        ——“《金瓶梅》的内容是如此博大精深,如果没有任何禁止和限制,它完全可以被改编成各种艺术样式,成为杰作。”作家兼音乐人刘索拉如是说。2010年9月,刘索拉在北大的讲座上讲解《金瓶梅》里各种词的配乐时遭到现场学生挑战,认为这种俗文化内容不应在公开场合被朗诵。刘索拉回应说,如果只是简单把某些东西当成俗文化一竿子打死,是特别糟糕的事情。智慧是广泛的、有探索精神的。在评价王媛媛的同名舞剧时,刘索拉表示用最现代的形式来演绎古老的题材有时会产生奇效,成就一种别样的独特。在如何用其它艺术形式表现这件文学精品时,王媛媛的创作团队也在进行着认真思考。舞台布景明显代表着特定的历史场景,借鉴传统的中国京剧高度的程式化表演来切合主题,而音乐则加入了蓝调风格,可以捕捉到不那么“高、大、全”却十分鲜活的人物的情绪。著名作曲家郭文景在评价《金瓶梅》舞剧的音乐时称,“我对描写性的这部分没有兴趣,因为这代表着公式化,我感兴趣的是人物的情感和命运,这十分合适于对作品进行歌剧化的处理。”

       ——《中国日报》2011年3月15日


       ——当现代舞遭遇那些刺激感官甚至是带有色情意味的内容,将产生怎样的电光火石,它有可能产生系列反应,是对公序良俗的一种威胁还是为艺术表达开辟了全新道路?2007年到2008年,王媛媛开始着手改编舞剧版的《金瓶梅》,历经三年多的沉淀与消化,终于尘埃落定。为了将人物单独呈现,她选择了潘金莲作为叙述的支点,从这个女人的视角出发,抽离出她的一辈子。从嫁给武大的不如意,到对武松的痴迷,到最后嫁入西门庆家。潘金莲把周围的女人视为威胁,在这个环境中挣扎求存。而其他的几个主要人物就随着潘金莲的视角被带上舞台。对于王媛媛来说,舞剧《金瓶梅》同样是一部“有中国味道、具有当代意义的作品”。拨开《金瓶梅》原著喜为人道的情色外衣,是芜杂靡乱、人心浮动的社会图景。“那个年代的社会与现在其实很接近。现在的社会发展得很好,经济发达,什么都有,但同样很少关注人的内心需求,很浮躁。”在舞台上铺展人物内心欲望与女性心态,大概也是王媛媛创作的考虑之一。
——《环球时报》英文版2011年3月4日

       ——相比之前的现代舞作品,《金瓶梅》的情欲展示更加淋漓,但王媛媛要尝试的,是如何撇除传统道德的包袱和盖棺定论的历史成见,用舞蹈的语言去展示人性的挣扎和美。“问男人对西门庆的看法,回答说,那是他的偶像,有权有势,有女人;问女人对潘金莲的看法,回答说,她好啊,美丽、追求自由,开放,性感。我问我妈对两人的看法,她说,那么坏,你还排练舞蹈。由此看到两代人的差别。”王媛媛曾在微博中这样写道。对当下社会的人心关照,是她赋予自己舞蹈的意义。而当年她决定辞去北京舞蹈学院的教师工作,以及后来离开中央芭蕾舞团的编舞位置,都是为了寻找自己更自由的表达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