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百科 / 舞蹈人生 / 金星直言不讳和孩子说身世

金星直言不讳和孩子说身世

2014-10-24 14:30已阅读1752次
       或者,因为她经历过“变性”,所以她更知道什么叫做顺其自然。

       为了给三个孩子留下更有质感的童年记忆,金星把家搬回上海的老弄堂里。研究星座、血型,揣摩性格、脾气,金星现在早已“进阶”为资深妈妈。

       在金星看来,不要刻意为儿童房去弄什么,那些从小伴随孩子们成长的东西,与他们有关系的东西,放在一起就是这个孩子的个性。也不能以大人的意志为标准,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天性,要尊重他们,这和他们的成长有密切关系。

       “孩子是老天给的礼物”

       金星说自己现在的生活都是十六七岁在部队当兵时候的幻想,做一个女人、会说很多外语、周游全世界、有自己的舞蹈团、做妻子、当妈……如今金星的愿望都实现了,有了一个成立十年的舞蹈团,有一个“贤内助”德国丈夫和三个孩子,“踏实”是金星现在最大的感受,而且这种踏实是职业生活不可能给的。

       “当孩子妈”是金星最享受的过程,甚至还没结婚就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大儿子嘟嘟、二女儿妮妮,三儿子小三都是收养的,现在分别是9岁、7岁、6岁,结婚前金星一个人带了三个孩子和一个舞蹈团,练功的时候就把孩子放排练厅,东抱西抱,换尿布,孩子叽叽喳喳……金星不但不烦,心里还充满感激,“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全给我了,名义上是我收养孩子,其实是老天给我的礼物。”

       金星的家很国际化,德国爸,中国妈、法国狗、上海小乌龟,三个孩子分别来自北京、重庆和东北,但在这个特殊的家庭里,却有着平常家庭都少有的坦诚、真实。对丈夫、对孩子,金星什么都不隐瞒。

       金星和丈夫汉斯相识在法航的飞机上,那天金星一头波普发型,短裙,长靴,身边还带着一只吉娃娃小狗,在任何人眼中都是个风姿绰约的女郎。那时汉斯还不知道金星的经历,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坐在身边的这个女人,两人聊得不错也互相留了电话。后来汉斯来上海约金星,她不出去,“在巴黎我是那个时尚女郎,在上海我就是三个孩子的妈”,金星直来直去。2005年两人结婚了,汉斯知道自己要娶的是可以相濡以沫、互相理解的人,而不是性别。汉斯成了金星最崇拜的人。

       金星家里摆着一张她当兵时候的照片,孩子对妈妈身份的好奇也是从这张照片开始的,于是金星和当时才4岁的大儿子嘟嘟有了这样一段对话。“妈妈以前是小帅哥?”“对啊。妈妈做男人不合适,如果做男人就做不了你的妈妈了。”“世界真奇妙,妈妈你小时候是个小帅哥,长大就变成女人了,但我想我现在是小帅哥,我将来可能还是个小帅哥。”孩子的同学也知道金星的经历,有时会好奇地问,嘟嘟说,“你们也爱管别人家的闲事啊?把自己的事管好吧。”


       有一天金星开车带着三个孩子,5岁的嘟嘟问她,“妈妈,我们是从哪来的?”金星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一天到的这么早,那也别回避,谈吧。


       “先说谁啊?”

       “先说妮妮吧。”

       “有一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妮妮,后来……”

       “妈妈你别说了,是不是这样的?那个阿姨生了妮妮,但阿姨家里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管不了妮妮,她就把妮妮给你了。”

       “对,那小三儿呢?”

       “我知道,有个阿姨在医院生了小三儿,但阿姨要去很远的地方,没时间管小三,就交给你了”

       “对,那你呢?”

       “我不是你生的吗?”

       “孩子,妈妈原来是男人,怎么能生孩子呢?”

       “我知道了,其实你特想生我,但你生不出来,你就找了个阿姨帮忙,把我生出来了。你谢谢她们了吗?“

       “当然。”

       金星问过儿子最爱的人是谁,儿子说,“两个人,生我的妈妈和养我的妈妈,”后来又补充一句“不要嫉妒哦。”“不嫉妒,那个阿姨如果不生你,妈妈也养不了你。”


       “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


       2000年金星从北京搬到上海,有人说到了上海十里洋场金星不知道要疯成什么样子,恰恰错了,她把夜生活全部推掉,早上6点半起床,晚上11点半睡觉,早饭晚饭一定和孩子一起吃。“自己做饭?下辈子吧,我还是不逞能了”,现在孩子一上街看到锅碗瓢盆喊“阿姨”,看到珠宝喊“妈妈”,金星说,“儿子,好眼力!”

       汉斯是一个细心的人,他天天记录孩子们的精彩语录,有一天大儿子嘟嘟的一句话让金星夫妇特别感动。嘟嘟看到神笔马良的故事,他问汉斯如果有神笔想要什么东西,汉斯说,要画很多玩具给小朋友,小三儿说要画很多钱买PSP,嘟嘟说:“我要把死去的小朋友都画回来,他们的爸爸妈妈就不难受了。”因为前两天嘟嘟刚刚在电视上看到被拐儿童父母痛哭的新闻。

       嘟嘟太善良,每次在剧场一看到金星跳独舞转身就走,演员跳群舞的时候就回来,因为他不忍心看妈妈那么孤独地站在舞台上,他眼中的妈妈是他最信任、最开心的人。嘟嘟的学习成绩不好,在班上是倒数第二,倒数第一的是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女孩子,她的父母还是坚持把她放在普通小学,嘟嘟每天帮她整理书包,放学的时候牵着她的手送到她父母面前,所有同学都笑话他,金星说,“儿子,挺好的,妈妈不要100分,就要65分,但你还要照顾那个小同学。”

       排名靠后遭同学笑话,嘟嘟不怕,因为金星拿游泳教育孩子,“60分以上就像头露出水面可以喘气,60分以下就要憋气,妈妈要求不高,你露出水面慢慢游就行了,如果可能就游快一点。”嘟嘟明白了,写作业很自觉很认真。

       让金星最安心的是女儿妮妮,她现在在北京和姥姥一起生活,典型的北京小妞,一口京腔,回上海她会纠正其他两个孩子的普通话,“我妈是朝鲜族女人,把女儿调教的跟小长今似的,7岁的妮妮现在会织平针毛衣、会包饺子、会刷碗,回到上海帮我照顾哥哥弟弟。”金星特自豪。

       金星夫妇教育孩子什么事情都不要抢,但他们从不担心孩子没有竞争力,“这三个孩子从小跟我到世界各地,嘟嘟五岁就跟着爸爸到香格里拉爬上4000多米的玉龙雪山。有一次我带他们去听音乐会,儿子问我下半场有几个曲子,我说一个,一个乐章演奏完了,他看看我说,"妈妈,你骗我",我说,"没有啊,一个曲子5个乐章啊"。”

       金星深感现在一个孩子太可怜了,“我带三个孩子去公园玩,别的孩子都是一脸羡慕的表情,他们三个只有一个玩具,一人玩一会,别的孩子抱一大堆玩具却一脸茫然,没人跟他抢。小三从头到脚没一件新衣服,都是穿哥哥剩下的衣服,孩子无所谓,给孩子穿什么是大人的心理,孩子只要暖和就行”。

       孩子是金星生活的充电器,舞团则是事业的充电器,金星舞蹈团走到今天已经十年,金星说天天都有放弃的理由,但放弃是一句话,坚持却是一辈子,“老天爷不是把天分给每个人,如果你浪费的话是作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