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趣事轶闻 / 杨丽萍公司借壳上市失败后再次谋求上市道路

杨丽萍公司借壳上市失败后再次谋求上市道路

2014-9-13 16:45已阅读1213次

8月底,《云南映象》升级版在上海演出,舞台上孔雀的扮演者从杨丽萍换成了杨舞,却完全不影响观众买票的热情。由杨丽萍一手打造,演出超过10年的这台舞剧《云南映像》,正在“去杨丽萍化”,变为一个可以被复制和传承的文化项目。资本市场或许会乐见其成,尤其是当杨丽萍的文化公司正谋求上市的关键阶段。

 

  

       说收官,其实哪里收得了

 
  杨丽萍并没有因为自己退出《云南映象》,就偷懒团队的全国巡演。
 
  作为女家长的她,依然每场都在侧台看着,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舞者们扬手、呐喊、敲鼓。
 
  舞台上的男领舞虾嘎,杨丽萍从云南乡村找到的放牛娃,后来成为她的男舞伴已经跟随杨丽萍跳了有将近14年,杨丽萍却还在担心他“表演次数太频繁,舞蹈模式化了,呐喊就失去了原本急切的情感”。在观众眼里跳了14年的虾嘎已臻完善,而在舞蹈人生超过41年的杨丽萍眼里,他才刚刚度过磨练期。
 
  去年杨丽萍来上海跳《孔雀》的时候,宣布那是她的“收官之作”,孔雀女神”该走下舞台了。“
 
  “说收官,其实哪里收得了,《孔雀》的国内巡演合约还没结束,海外巡演都扑上门了。”杨丽萍说,她其实还想跳,不想被媒体和同行们用舆论逼着退休,“谁说舞蹈家跳二十年就该退休,或者跳五十年就必须退休,我还能跳,我还想跳。当然可能不在舞台上跳了,但生活中的跳舞不会停歇下来。”
 
  公司上市,亿身家平日飞升7亿
 
  普通意义上的退休,和杨丽萍所谓的退休,那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儿。
 
  杨丽萍即便是告别舞台,也未必会变成整日间无所事事,跑去跳广场舞的退休大妈。对她来说,另一份事业正等着她入职,那份事业叫上市公司董事长。
 
  就在8月初,财经类新闻爆出新三板披露的最新一期《在审企业基本情况》中,“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赫然在列:7月29日,新三板正式接收了杨丽萍公司挂牌的申请材料;之后,杨丽萍的文化传播公司在《在审企业基本情况》中处于“待出具反馈意见”的审查中。
 
  根据业内人士估算,如果杨丽萍公司上市成功,公司市场估值大约在9.9亿元,而占股70%的杨丽萍,身价会平日飞升7个亿,成为演艺圈仅次于赵本山的女富豪。
 
  被问到这个问题,杨丽萍没回避,大方地讲:“不是我缺钱想上市,而是有好多人求着我上市,他们需要我这样的文化代表项目,我顺应个潮流。”
 
  早在2012年,杨丽萍公司就收到深创投3000万的VC,不仅投资她的舞蹈项目,也资助她在大理和丽江建设自己的驻地剧场,将《云南映象》的一系列舞剧做成常驻演出的高端旅游项目。
 
  艺术未必要和商业对着干
 
  商业化模式、成规模、可复制、收益稳定,那是天使投资最喜欢的做法,但这些资本方式真的适合艺术吗?“资本这个东西,对我们搞艺术的来讲,是不是最好的结果,现在没有定论,不好说。”杨丽萍解释,“但这些年很多人来找我聊,不仅仅是我公司的CEO王炎武,还有许多专业人士,开始我不懂,后来我慢慢懂了,我无法用语言表述给你听,但我知道的是,艺术未必要和商业对着干,大家总这么认为,归根结底是艺术家的态度不对,好像必须要接受救济,才能做出真的艺术。”
 
  杨丽萍拿自己举例,早年她编排《雀之灵》、《云南映象》的时候穷得把家里房子都卖了,只为搞出心目中完美的舞蹈,“那时候如果有个企业叫我去年会跳舞,我捧着裙子就去跳,跳完还心安理得的拿钱,这些商业活动都不影响我静下来创作”。
 
  如今有钱了,杨丽萍没觉出其他的好处,唯一的感触是创作环境变轻松了:“我们公司的资金链,每过两三年就可以做一台大的舞蹈,像《孔雀》或者《云南映象》这样子的。我去上市真的不是为了钱。”
 
  孔雀标签,不仅在舞台上
 
  欣赏也好,争议也罢,无论杨丽萍以何种身份继续她的人生轨道,她依然是全中国人视线中心的那个“孔雀女神”。
 
  就在她舞蹈生涯最辉煌的末端,杜莎夫人蜡像馆向杨丽萍抛出橄榄枝,邀请她成为中国首位进驻上海杜莎夫人蜡像馆的舞蹈家。
 
8月26日,来自英国的杜莎夫人蜡像馆制作团队为杨丽萍进行了长达8个小时的量身,采集“舞神”总计200多项身体数据和色彩配对。瘦到逼死路人的杨丽萍为此穿出自己最得意的孔雀装,腰身恰是一握,“量身前我还卖力减了减肥,因为准备的服装容不得一丝赘肉,长胖一斤都装不下!”
 
  加长指甲、孔雀舞裙、翠绿的翎毛装饰,不管年龄几何,杨丽萍一丝不苟地将白族最艳美的孔雀造型贯彻到底。“大家喜欢我的舞蹈,有自己的审美标准。我也乐意把这种来自民族的、民间的艺术发扬光大,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可以把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持住。”在她看来,自己这张云南标签的价值,不仅仅在舞台上,同样也是对待生活和民族的情感依托。“我从不教团里的舞者跳舞,我更喜欢把他们领到云南,去看花开放的样子、看蚂蚁搬动树叶,看我们白族最骄傲的孔雀,那是女性的象征,没有什么能比自然的状态更美。而舞蹈,只是把自然告诉别人的一种语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