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百科 / 舞蹈知识 / 现代舞知识 / 现代舞是什么 现代舞到底是什么

现代舞是什么 现代舞到底是什么

2013-1-8 15:28已阅读2365次
       随着盛夏的结束,国内规模最大的现代舞活动――北京舞蹈双周顺利落幕。300余名来自全国和世界各地的现代舞者,结束了他们为期两周的盛宴。

  策划人曹诚渊终于好好睡了一觉,之后,他在博客上回顾活动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和困难,感叹有惊而无险,“上天对这个国内最大型的现代舞活动不薄”。

  自1992年中国内地出现第一个专业现代舞团――广东实验现代舞团算起,至今已过去20年;自1987年,国内第一个现代舞专业班――广东舞蹈学校现代舞大专班的诞生,至今已有25年;再早些,自著名舞蹈家吴晓邦上世纪30年代求学异国,受西方现代舞潮流影响,回国后创作《义勇军进行曲》等颇具影响的现代舞蹈并倡导“新舞蹈”,已过去了近70年;继续上溯到清朝末年,驻外公使之女裕容龄在巴黎师从“现代舞之母”、美国舞蹈家伊莎多拉錰肯学习现代舞,回国后成为慈禧的御前女官和宫廷舞蹈家,被视为中国首位从西方学现代舞并归国演出的舞者,距今已有百余年……

  从何时开始的呢?在中国默默发展着的被称为“现代舞”的舞蹈艺术,正被人们更多地知晓和提起,现代舞者们前行的足音渐近渐响。

  与社会进步同步,发展中国现代舞正当时数月前,《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称:“现代舞在中国终于进入了蓬勃发展的时期。”曹诚渊对此一笑了之,认为这类说法多是吹嘘和场面话,“现代舞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小众,你说它蓬勃发展,也只能是在它小范围内的蓬勃发展。”他认可的说法是:“从某种程度上说,现在是在中国发展现代舞的最好时机。”曹诚渊算得上国内对现代舞这些年的发展变化了解最多、感知最深的人之一。这个个子不高、身量偏瘦而精力旺盛的香港人,生于1955年,本应成为一个致力于家族事业的商人,却因为对现代舞的热爱成了一个舞者、编舞、舞蹈教师、舞团负责人,最终,成为现代舞在中国不遗余力的推行者。

  1979年,曹诚渊创办了香港第一个职业现代舞团:城市当代舞蹈团;1987年,他应邀给国内第一个现代舞班、广东舞蹈学院现代舞大专班做顾问和导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地投身于内地现代舞事业,历任广东实验现代舞团艺术总指导、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等职,于1999年发起“现代舞周”活动――这正是今天“北京舞蹈双周”的雏形,2005年创建内地最早的民营现代舞团: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如今,曹诚渊身兼数职,执掌香港城市当代舞蹈团、广东现代舞团和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三个舞团,30年如一日地为中国现代舞鼓与呼。

  “这个过程挺有趣,你就看见现代舞在中国的发展跟改革开放的步子和社会的发展是同步的。”曹诚渊说。

  1980年底,曹诚渊初次来大陆演出,那是城市当代舞蹈团在广州参加的一次内部交流。令他纳闷的是,舞台下挤满了人,演出后却少有掌声,灯光亮起前观众都已跑光。到1990年代,有文化官员明确告诉曹诚渊,现代舞在中国“容许存在,但不鼓励”。

  顶着种种批判和怀疑,现代舞者们安静起舞,而变化往往发生在不觉之间。

  曹诚渊记得2000年他在北京做了台叫《一桌N椅》的舞蹈,抽取京剧、越剧、黄梅戏、二人转等传统戏曲元素放到一起解构重组,“当时观众特别不满意,说我们糟蹋传统艺术。散场时,我听到一个看起来是学民间舞蹈的女孩说我们根本不懂传统戏曲。”

  2002年,有法国演出商看上这台节目邀请舞团出国演出,临行前,曹诚渊在北京又演了一回《一桌N椅》。这次,剧场气氛大为不同,有观众在演出后跑到后台,赞叹没想到传统可以这样做,“只是两年的时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

  2002年被曹诚渊视为一个分界点。随着中国申奥成功而来的社会环境的变化带给现代舞焕然一新的气象和格局,“我感觉从那时起,从政府层面开始意识到现代艺术这块不能缺,现代舞发展有了新的氛围。”

  2004年APEC会议,北京现代舞团的舞蹈被带去参与文化交流。2005年,修改后的《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等一系列政策出台,为民营演艺机构的设立提供了更开放便利的政策环境,曹诚渊离开北京现代舞团,创建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

  “2004、2005年到今天,政府常会派我们出国演出,慢慢地,也能拿到钱了,有了文化创意产业基金等资助。”

  回顾这些,曹诚渊觉得自己很幸运,“我是在中国改革开放的时间参与到这个建设大潮。现代舞只是一个小东西,你做这个的时候会感觉到周围都在发展,我们也在动,这种感觉挺好。”

  有关现代舞本质的三个问题
  “刚开始做现代舞时,常有人问你是跳舞的啊,那你平时到底做什么?你在夜总会跳舞吗?那时,对他们来说舞台上叫现代舞的演出是不存在的概念。”曹诚渊说。

  这种情况已有很大改善,引用十年前从美国来中国调研现代舞发展,之后一直留在这里的方美昂的一句话,提到现代舞,“10年前他们问我是不是蹦迪,如今已有不少年轻人开始和我聊皮娜贰什了。”

  尽管作为一个词语,人们对“现代舞”已并不陌生,但对其本质为何物、到底是怎么回事,仍存有不少似是而非的误解。

  在博客里和每次采访中,曹诚渊总是不厌其烦地反复阐述几个问题,试图帮助破解一些与现代舞本质相悖的迷思。

  第一,现代舞不是舶来品,中国现代舞不是西方现代舞的附庸。

  曹诚渊记得最早来内地推行现代舞时,最常被人皱着眉头问及的问题就是“我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学西方的舞蹈?”他回答:“我们不是学西方,我们只是在说自己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