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舞蹈专题报道 / 舞林大会 / 预告:舞林第12期周立波海派清口调侃赵忠祥

预告:舞林第12期周立波海派清口调侃赵忠祥

2012-5-10 19:13已阅读744次


吴四海受伤改唱歌



周立波安慰李冠仪

  新浪娱乐讯 东方卫视2009《主持人舞林大会》第12期将于9月12日(本周六)20:30播出。因吴宗宪有事不能参加本期节目,海派清口创始人周立波赶来救火,当上了本期的“代班”主持,还现场调侃赵忠祥。湖北卫视当家花旦王惠、台湾主持人李冠仪、SMG新娱乐主持人计一彪、舒悦、SMG外语频道主持人吴四海、SMG星尚主持人张婕倾情参与。

  首次以主持人身份参加《舞林》,周立波的诙谐调侃让众人既爱又恨、观众也是笑声不断,深情演绎的一曲《新不了情》打动了台下的阿姨们。“狂妄”自信的计一彪也成为场上的一大亮点,为他人抱不平,指责评委方俊不公正,如此大胆抨击评委的选手,计一彪实属第一,成《舞林》最勇猛者之最。周立波、舒悦和计一彪相识已久,同台对抗三人更是肆无忌惮的相互调侃、攻击,场上一度火药味甚浓。SMG主持人吴四海比赛前腿部受伤,不能参加比赛,以歌代舞,遗憾退赛。

  众人遭周立波“清口”调侃

  “代班主持”周立波虽自嘲是上海“八哥”,但他的调侃却毫不逊于台湾综艺“一哥”吴宗宪。二人主持风格大相径庭,却都善于调侃之术。节目现场,周立波的“清口”将台上上所有人调侃了个遍,连赵忠祥都未能幸免,全场高潮迭起,热情高涨。

  计一彪和肖百搭可谓是周立波的好兄弟,相识多年更是让周立波可以肆无忌惮的加以攻击,光头计一彪舞台上耍帅,被嘲笑:“没有头发就不要乱甩”,而肖百搭矮胖可爱的身材也同样遭到了调侃,周立波“爆料”他的发育经历:“14岁开始发育,15岁就停了,然后横向发展。”还很有想象力地联想到了上海很有名的人物:海宝,和肖百搭很像。

  周立波“损人”一发不可收拾,前辈赵忠祥也未能幸免。刚上台周立波以他独特的“笑侃”方式表达了对赵忠祥的敬仰,“和您同台主持是我小时候的错觉,而现在成了现实。”随后他又就拿赵忠祥的经典节目《动物世界》做文章,戏称“我和赵老师在一起就是人与动物。”

  计一彪现场很“嚣张”,不惜与评委“交恶”

  本场比赛中除了有周立波的热情加盟,使现场高潮迭起,深为上海观众熟悉的笑星计一彪也是语出惊人,在舞台上不但与周立波、肖百搭互相调侃,骄傲张狂的他还与评委方俊老师交恶,台前台后大嚷对方俊的不满。

  此前接受采访时,计一彪就已表现出他的狂妄,称同为选手的肖百搭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只是来‘捣糨糊’的。”不但和同台竞技的选手叫劲,计一彪还扬言要挑战担任嘉宾主持的周立波,“他来唱歌,我就和他比唱歌!”到底谁的唱功更胜一筹,“你们到时候看就知道了,现在说没用!”计一彪的自信溢于言表。

  晚会录制现场,首位登场比赛台湾主持人李冠仪因被评委毫无情面的狠批而泪流满面,她回到后台,众选手纷纷为她抱不平,计一彪对着镜头向评委愤怒地“咆哮”:“人家是从台湾来的,帮帮忙啦,有这样讲话的吗?”评委方俊自然是不会被他吓到,也态度强硬地回应:“明显感到压力,我们会顶着压力,公平的打分。”还提醒选手:“要注意自己的形象,后你们还要比赛。”

  紧接着就是计一彪出场,带着满腔怒火跳完了一曲探戈,刚跳完计一彪就又展开对方俊的“攻击”:“刚才方俊的话让我忐忑不安呐,‘你们后面还要比赛的’,这是对我的威胁嘛!” 对他的这番指责,方俊也有他的看法:“作为一个专业演员,你表演的时候一定不会想我,受到我的影响。而今天你是一个舞者,跳舞的时候也不应该受到我说的话影响。”“这次是你跳的最不好的一次,而之前你松弛的时候跳的都很好。”方俊的解释更是让计一彪“怒火中烧”,他认为方俊是故意想让他跳不好,二人旁若无人的争执不下。敢对评委如此“不敬”的选手,从《舞林》开播以来,计一彪可以算是名列第一。一旁的周立波看到二人如此激烈的口角,为了缓解场上浓烈的火药味,也打趣道:“男人也有几天不舒服的日子。”顶着评委的压力完成的舞蹈到底跳的如何?与评委激烈的争执有是否会让评委“不公正”地评分,而影响他的成绩?

  吴四海受伤退赛改唱歌

  SMG主持人吴四海是最后一个到舞蹈房练舞的选手,他到的时候有些选手都已练完离开了。想赶上对手们,他只能短时间内高强度训练,最后舞蹈房里只剩下他和舞伴两人在跳了。 为了让他的舞更“花哨”一点,很会打乒乓的吴四海还特意自己设计了一段“乒乓舞步”——将打乒乓的步伐、姿态柔和在恰恰中,因为练习太累,吴四海回家的路上脚在井盖上崴伤了。不过吴四海还是坚持来到《舞林》彩排现场,可是受伤的脚实在是让他跳不起来,他只能痛苦的选择放弃。观众们也欣赏不到他的那段特别的“乒乓”恰恰了,主持人们对此也表示很大的遗憾:“你这个年纪还有年轻人的身材很不容易,看不到你跳舞也真的好遗憾,希望你再来参加复活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