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5-22928800 / 13528700555
首页 / 舞蹈资讯 / 舞蹈专题报道 / 舞林大会 / 两支"俏夕阳"舞蹈队水火不容 怎样呵护"俏夕

两支"俏夕阳"舞蹈队水火不容 怎样呵护"俏夕

2012-5-10 17:13已阅读998次

 

  两支舞蹈队跳起《俏夕阳》

  参加春晚,获评春晚歌舞类最佳节目,频繁在电视广告、综艺节目中亮相……表演“俏夕阳”的这群俏丽的老太太凭着良好的心态和对快乐的追求获得了认可与尊重。“俏夕阳”、“皮影舞”也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品牌。然而,“俏夕阳”成名后的发展却并不尽如人意。

  自从在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上一夜间红遍全国之后,由于在酬劳分配、上场次数等方面的分歧越来越大,“俏夕阳”团队内部的矛盾日益凸显,一些昔日一起开心跳舞的老姐妹变得形同陌路,编导称权益受侵害要诉诸法律。

  目前共有两支以“俏夕阳”命名的舞蹈队活跃在各地舞台,其中一支是由唐山老干部活动中心管理、王金霞任副队长的“俏夕阳”舞蹈队,另一支是王素清任队长、得到编剧范锦才认可和指导的“社区俏夕阳”舞蹈队。“俏夕阳”舞蹈队成立在先,拥有参加过春晚演出的大部分舞蹈演员。春晚走红后不久,先是编导范锦才与王金霞带领的“俏夕阳”舞蹈队分手,而后又有数名参加过春晚演出的主力队员陆续出走。2006年5月,从“俏夕阳”舞蹈队出走的几名队员组建了“社区俏夕阳”舞蹈队,并得到了皮影舞《俏夕阳》编导范锦才的支持。

  “俏夕阳”一分为二,两支队伍相处得并不和谐。“社区俏夕阳”舞蹈队一位队员说,“俏夕阳”舞蹈队不许她们以“俏夕阳”的名义表演皮影舞,“我们表演《俏夕阳》是获编剧范锦才同意的,为什么不能演?”范锦才也认为,恰恰是“俏夕阳”舞蹈队不应当在没有得到他同意的情况下表演他创作的《俏夕阳》皮影舞,正因如此他表示要诉诸法律来维护自己权益。

  “社区俏夕阳”舞蹈

  演出费不透明猜疑重重

  7月11日上午,“社区俏夕阳”舞蹈队部分成员来到本报编辑部,讲述了“俏夕阳”矛盾加深、一分为二的前前后后。

  队员冯亚伟从俏夕阳舞蹈队创办之初就参与了。她告诉记者,起初老姐妹们相亲相爱,练舞蹈就是给自己找乐子。“没出名前,参加演出虽然得自己掏路费、饭费,但我们心里高兴,玩就是图个乐儿。舞蹈队有点名气后,车船费、住宿费就由一些演出单位支付,就更觉得满足了。”冯亚伟说,直到2003年中央电视台元宵节晚会过后,冯亚伟和队员们才知道演出还可以拿演出费,“那次,我们每人拿到了100块钱。回来后,队里就有人抱怨队长没当着电视台人的面把钱发给大家,猜疑就这样产生了。”

  2003至2005年间,队长王金霞带领舞蹈队到全国各地参加过不少演出,有时会有一二百元的表演费,有时没有。“这些钱都是队长给我们的,我们从来没和邀请方直接谈过费用的事。”冯亚伟说,有一次,她们去外地演出,之前队长说当地比较穷,没有任何费用。“但我们演完卸装时,当地组织者就到后台谈论劳务费,‘费’字刚出口就被支走,到外面谈去了。好多队员认为这事有蹊跷,队里矛盾越来越深。”冯亚伟说。小事积累起来,在队员心中形成了难解的疙瘩,“我们玩并不是为了钱,但要是有钱就应该公开,应该透明,别让大家有啥误解。”

  春晚之后队伍瓦解

  张少荣、王子茹等人是后来被选中参加春晚的成员。春晚过后,曾参与演出的张少荣、王子茹等人就离开了队伍,她们说是被“挤兑”走的。“春晚过后,我们就总受排挤,有演出也不让我们上。某单位开庆功会,我们也没被通知。而且该单位共给队员10000元,给了某个人分配,有人拿了2100,而我们只得了200元。后来我们还找分钱的人理论,结果惹得大家都不高兴。”王子茹说,一样都是演员,分钱人的分配太不均衡了,“随后的演出我们就再也没被叫过,老干部活动中心还让我们把春晚的演出服交上去。”

  王子茹等人并没将演出服交出,因为春晚服装对她们来说意义重大。“那段回忆在我们一生中都是美丽的,不管啥时候想起来都会激动。”分出来的队员说,从那之后,所有的演出就没有让他们参与。“我们也是参与春晚演出的队员,所以如果是让演春晚的节目就应该叫我们参加。”张少荣说。

  2006年5月8日,唐山裕丰楼社区要搞活动,街道居委会主任找到王素清出节目。于是,王素清就找到以前的老姐妹张少荣、王子茹等人,跳了一曲扇子舞。活动结束后,几个老姐妹坐在一起,突然想到了《俏夕阳》,“咱们跳跳《俏夕阳》吧!”不知是谁开始提议,但一呼即应。于是,老姐妹们商量着把下来的老队员们组织在一起重新跳舞,就这样,王素清、肖桂娟、董淑清等人组成了新的“俏夕阳”队伍,“当时,范锦才老师也‘离开’了以前的俏夕阳舞蹈队,我们找到他,希望他为我们指导,范老师欣然应允。”王素清等人说,“我们的队伍中有以前的老队员,有上春晚的演员,我们有表演权,我们得到范锦才老师的指导,我们也能演出,我们也不是假的‘俏夕阳’。”

  老干部活动中心“俏夕阳”舞蹈

  对于冯亚伟、王子茹、王素清、张少荣等人的说法,王金霞有自己的解释。

  关于春晚前演出劳务费的问题,王金霞说,俏夕阳舞蹈队从来没有参加过商业性的演出,只有个别的单位会给一些劳务费,而有些演出也是在老干部活动中心的带领下去的,只有个别限制人数的演出没有老干部活动中心带领,但劳务费的分配也是和老干部活动中心商量好才下发的。

  王金霞说,王子茹等人的离开也并不是被她们“挤兑”走的,“那时候,排练春晚的时候,我们成立了春晚剧组,演出结束后,剧组就解散了,所以理所当然地我们老干部活动中心的俏夕阳舞蹈队又回到了老干部活动中心,而后来被选上的王子茹、张少荣等4人又回到了以前练舞的地方。”王金霞说,冯亚伟离开也有原因,春晚后的演出人数有限,大家只好轮换着演出,“有一次轮到了冯亚伟,没想到她不愿意,就离开了队伍。”

  至于王子茹等人提到的春晚过后某单位给10000元奖金的事情,王金霞说,给谁多给谁少,都是老队员们事先商量好的,并得到了编导同意。“我们舞蹈队给该单位演了很多次演出,并没拿到过钱,春晚给的这些钱也都是按劳分配给演员的,这都有统计,并得到了范导同意。”王金霞说。

  昨日,唐山老干部活动中心副主任张道和表示,冯亚伟等人成立的新舞蹈队伍可以演出,但不能说是俏夕阳舞蹈队,因为俏夕阳舞蹈队只有一个,属老干部活动中心管理。“春晚前老俏夕阳舞蹈队就归属唐山市老干部活动中心管理。现在这里的队员大部分是参加春晚的演员,其中有8个是最初的老俏夕阳舞蹈队的队员。”张道和说。

  我有话说:我们该怎样呵护“俏夕阳”

  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刚结束,记者曾和俏夕阳舞蹈队的编导和部分成员接触。印象中,队员们努力之后成功的高兴、自豪写在脸上。她们讲开始组建舞蹈队的艰辛、愉悦,讲春晚封闭排练期间的汗水、欢笑,讲队员们之间相亲相爱的姐妹般的情意。然而事隔一年多,再次采访,以前姐妹相称的舞蹈队分成了两个队伍。亲密被猜忌、误解、隔阂、矛盾代替。两拨人之间的针锋相对,冲淡了以前欢乐的记忆。

  到底怎么了?老队员们本身也不解,最初创建俏夕阳舞蹈队的初衷是强身健体、愉悦心情,没想到“俏夕阳”刚被人们认可便有了种种烦恼、困扰,问题出在哪?

  有人说,共苦易、同甘难,人之常情。但在这“常情”之外,是否有一套科学的机制来防止这样伤感情的事发生呢?两个“俏夕阳”舞蹈队如何能达成共识,最终和解?

  “俏夕阳”从唐山走向全国,已经成为一个有相当分量的文化品牌,作为唐山人,我们是不是应该共同呵护它呢?

  采访过程中,范锦才曾表示编舞《俏夕阳》并不是想以此谋取经济利益,如果唐山街头人人都跳《俏夕阳》,可能会更让他高兴。的确,我们真的希望能看到“唐山街头人人都跳《俏夕阳》”,“俏夕阳”能发扬光大、深入人心。到底怎样的运作模式才能让“俏夕阳”走上健康成长的道路呢?